什么才是壓垮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?

什么才是壓垮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?
2019年12月15日 17:38 心之助T

人們說,在醫院的外面,所有的丑陋和骯臟,都不值得一提。

  原標題:妻子生產,丈夫的這個舉動刷爆全網:什么才是壓垮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?

  人們說,在醫院的外面,所有的丑陋和骯臟,都不值得一提。

  醫院才是所有喜怒哀樂,世態炎涼,人性美丑的中轉站。

  而產房則高度集結了,不堪一擊的夫妻情分,無法跨越的老少代溝,不可抗拒的生死離別。

  婦產科的醫生說,在這里只有你想不到,沒有發生不了的,比電視劇更加離奇狗血,更加耐人尋味。

  就像《人間世2》說的那樣,產房看人性,產房看社會。

  看的就是婚姻中血淋淋的教訓,看的就是世間悲歡離合的劇情,產房是人性的照妖鏡,身在其中誰能免俗?

  看《幸福三重奏1》時,一直不明白為什么蔣勤勤愿意冒著生命危險,為不懂體貼還時常幼稚的“陳三歲”生二胎。

  直到節目播出后,看到陳建斌在產房門口焦急守候妻子的情景時才恍然大悟。

  蔣勤勤生產當天,陳建斌在手術室門口心焦地來回踱步,不停地啃手指。

  一度緊張到摸額頭捂臉。

  隨著一聲清脆洪亮的啼哭聲,懸著的心還未完全放下,陳建斌擔心地問,妻子什么時候結束?醫生說,還得過一會。

  當孩子被推出來時,他手足無措地看了幾眼說,那你們看著他吧。

  自己又開始眼巴巴地等妻子出來,蔣勤勤被推出時,他才放心又小心翼翼地問,怎么樣,這回沒疼吧,辛苦,辛苦。

  說完在額頭上深情一吻。

  所有的付出在這一刻都有了回應,所有心甘情愿冒險的背后都是值得,因為回首有人懂得諒解和心疼。

  在名為《產房外更能見證愛情》的視頻里,男子捧著花,跟著妻子一路給她看;

  有的從醫生手里剛接過寶寶,急忙交給家人,轉身安慰不能言語的妻子;

  最感動的一個是,丈夫滿臉無助又心疼,只能眼里憋著淚,緊緊握著妻子的手。

  為什么產房外更能見證愛情?

  因只有生下孩子的那一刻,你才知道嫁得是人是鬼。

  愛你如命的人自然會第一時間跑向你,他明白,先有你才有孩子。

  所以無論多危險的處境,因為有愛和牽掛,再險也不怕。

  席慕蓉在《母親最尊貴》這篇文里,講過一個孕婦生產的經歷。

  在待產室里害怕又后悔的她,多希望這些不過是一場噩夢。

 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被困在一張有著金屬欄桿的床上,被排山倒海的劇痛所折磨著,怎樣也不肯停止。

  她哭得很厲害,陣痛襲來時甚至喊叫了出來。

  “我不要!我不要??!”

  她心里發下重誓,希望這一切趕快過去,再也沒有下一次了。

  孩子終于生下來了,在力竭后短暫的昏迷里,覺得有人抱住了她,那溫柔的擁抱是她所熟悉的。

  是她的丈夫在不斷地低喚她,然后突然之間,丈夫開始哭泣,并且在她耳邊反復地說:“再也不要生了!以后再也不要生了!”

  自相識以來,她從來沒看過丈夫哭,從來不知道,那樣堅強的男子也會流淚??墒?,現在,那個一直為她擋風擋雨的男子竟然抱著她痛哭了起來,大滴大滴的熱淚滴在她的額頭上。

  在剎那之間,她忘卻了一切的痛苦和驚惶,心中竟然充滿了一種熾熱的歡喜。

  黑暗的長夜已經過去,產房窗外是那初升的朝陽,耳旁有孩子嘹亮的啼聲,身邊有丈夫溫柔的陪伴。

  她發現,自己正在重復著個同樣的意念,在心里,她正在反復地對自己說:“我一定要,一定還要再為他生一個孩子?!?/p>

  她果然是這樣做了,并且,無畏也無悔。

  問愛為何物?直教人冒死生孩子。

  多少女人都是因為愛一個人,才甘愿忍受穿心斷骨的折磨,為他生下孩子。

  無怨無悔作為母親作為妻子的身份束縛自己,日復一日入廚房洗手做羹湯。

  幸運的是有人疼惜,而不幸的各有各的苦難,還無處言說。

  我們這一輩,生男孩女孩都一樣疼愛,畢竟沒有皇位等著繼承。

  而父親那一輩,不生兒子的家庭被稱為:絕戶。

  沒有男丁的家庭,走路都抬不起頭,不敢與人爭執,生怕最后人家戳他痛處:絕戶頭,沒兒子。

  有些求子心切的家庭,到處打聽偏方,甚至有人偷偷服用“轉胎丸”。

  前幾年,央視曝光了網上銷售的“轉胎丸”。

  商家打著“保證生兒子”的噱頭,吸引求子的夫妻,售賣藥丸。

  村里一孕婦在懷孕5個月的時候,服用了婆婆買來的藥丸。

  幾個月后,果然生下了男孩,可沒高興多久,卻發現孩子發育畸形,既有男性特征又有女性特征。

  經醫生鑒定:雖然孩子看上去像男孩,實際染色體卻是女性的。

  似晴天霹靂,也有跡可循,強行逆轉的僥幸只會帶來無法預估的風險。

  可憐的是原本健康的孩子成了畸形兒,可悲的是根本由不得女人作選擇。

  若不是被曝光,根本看不到“重男輕女”背后,是無數個女人的悲鳴和更多心性扭曲的黑幕。

  3月6日,江蘇淮安市二院產科內,一名孕婦正在進行緊急的剖宮產手術。

  手術時發現,她的子宮疤痕處已經薄得像紙,透明得可以看見嬰兒的頭發和四肢。

  而且盆腔積液嚴重,稍微有差池就會一尸兩命。

  她才33歲,10年內已有4次剖宮產,這次距離上次手術僅僅還不到2年。

  已經有3個孩子的她,為何還要如此拿命生孩子?

  只因心中苦澀無奈的她,生個兒子可以給丈夫傳宗接代,讓婆家有面子。

  誰知這次又是女孩,術后,她孤零零躺在床上痛苦又清醒,不知道下回是不是兒子。

  沒人能回答她,在丈夫看來,她是拼了命,可還是不滿意。

  她像個行走的子宮,沒有兒子,談何情愛?

  那些非生兒子的執念背后,無論是固執的風俗還是不敢反抗的軟弱,都是一道道牢牢鎖住女人們沉重的鐵鏈,掙不開,逃不掉。

  26歲的小辰,入產房待產,宮口才開了2指,她就痛得忍不下去,提出要無痛分娩。

  但面對痛得死去活來的妻子,丈夫竟無動于衷,拒絕在無痛分娩同意書上簽字。

  他聲稱:“麻醉對小孩子有影響,對大人也不好?!?/p>

  無論醫生如何解釋,無痛分娩的麻藥濃度不會對產婦和胎兒造成影響,丈夫始終不為所動。

  冠冕堂皇打著為你好的名義,卻看著你活活痛死,眼也不眨一下。

  咬著床單痛得無助的妻子,只能哭著對丈夫喊道:”我恨你一輩子!”

  在最需要丈夫幫助的時候,以為他會伸出援手,沒想到是見死不救。

  正如張小嫻說,男人對女人的傷害,不一定是出軌愛上別人,有時只要在女人脆弱的時候,沒有扶持一把就夠了。

  最大的悲哀莫過于,你抗得住疼,卻熬不過男人的冷漠和涼薄。

  男人根本不理解生孩子到底有多痛。

  醫學上把疼痛劃分了0-12個級別,一般順產分娩時,宮縮引起的疼痛被認為是最高級別的痛。

  相當于被人用鐵錘掄小腹10多個小時,或10根肋骨同時斷了的那種疼。

  沒體驗過的人,根本無法感同身受。

  一次節目中,沙溢體驗女人分娩的痛苦,剛開始信誓旦旦地說:“直接從6級來吧,一定能撐到10級?!?/p>

  醫生謹慎地說:“按照2,4,6級這樣依次增加,每個級別停10秒?!?/p>

  沙溢點頭答應,往床上輕松一躺。誰知,剛升到0.3級時他就開始嚇得坐起,問是不是到2級了?

  到了2級時,他硬撐著,裝作面無表情,可不斷亂動彈的腿出賣了他,叫著趕快升到4級好盡快結束痛苦。

  當升到4級時,他開始疼得發抖,捂住肚子,呼吸急促,醫生趕忙安撫他,幫忙調整好呼吸。

  到第6級時,他疼得使不上勁,不敢大口喘氣,似乎只有進氣,沒有出氣。

  等到了第8級時,已經疼得齜牙咧嘴,臉部扭曲,皺成一團,當工作人員問還往上調不調?他連忙擺手叫停。

  工作人員故意使壞,幫他調到10級,他早就忘了顏面,疼得滿床打滾。

  紀錄片《生門》的導演陳為軍說:“都說生孩子是兩個人的事,是老公、老婆的事,其實不是,真正面對一切的,是女人自己?!?/p>

  是的,這是一場女人孤身拿命相搏的戰爭,外人根本幫不上忙。

  生了孩子才知道,比我養你更毒的一句話是,不就生個孩子嗎?

  這是對媽媽們舍身付出的輕蔑和不屑,真想回懟:有本事自己生個試試?

  有人說,醫院的墻壁聆聽了比教堂更多的祈禱,而產房是檢驗愛情的絕佳圣地。

  愿每個媽媽在產房聽到的都是柔聲細語的安撫和祝福,有可愛的孩子在身側,有不負真心的他攜手到白頭。

 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@新浪女性(微博)

精彩原創

新聞排行榜

原創視頻

公眾號

官方微博

美圖精選

免費試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