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特別害怕胡歌這樣的人

我特別害怕胡歌這樣的人
2019年12月15日 17:40

既然想要突破和挑戰,那就徹底一點兒,純粹一點兒。

  “人有三個階段,見自己,見天地,見眾生?!?/p>

  胡歌活到了第三個階段。

  前兩天他發了組自拍照,上了熱搜。

  邋里邋遢,沒有一點偶像包袱。

  明明靠顏值就能輕松賺錢,被簇擁,被崇拜。

  但他卻毫不在乎,只想成為實力派。

  前兩天他接受專訪,談到了自己的心態:

  人生當中有兩種快樂,消費型快樂和創造型快樂。

  消費型快樂是感官上的、消費資源的快樂,對人生并沒有多大意義。

  而創造性的快樂,是可以幫助你持續成長的?!?/p>

  好幾年的時間,幾乎不接通告,遠離綜藝。

  放著好賺的錢不賺,選擇灰頭土臉地打磨演技。

  他有野心,想做出有價值的內容。

  7月份的時候,粉絲團自發組織了觀影團,打算為胡歌應援。

  僅僅7個小時,就籌到了80多萬的資金。

  可胡歌知道這件事后,很快謝絕了這份好意。

  第一時間通知粉絲團,表示不支持這種行為,讓他們退款。

  胡歌還特意向大家發了長文道歉:

  “作為演員,我有對這份職業的敬畏更有對電影藝術的尊重。

  我不希望用特殊的方式,來制造盛世假象?!?/p>

  “我們不僅要有溫度,更要有風骨。

  演技好不好,作品行不行,我自己負責,自己承擔。

  贏要光彩,輸不丟人?!?/p>

  有人不解,本來就是飯圈司空見慣的事情,百萬千萬應援的大有人在。

  胡歌為什么偏偏不走捷徑?要拒絕粉絲,要道歉。

  他真的太傻,太固執了。

  出道十多年,他好像從來沒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明星。

  話劇《如夢之夢》的發布會現場,來了一位阿姨,她對胡歌說:

  “我的老母親今年89歲,身患癌癥,她也很喜歡你,希望你能寫句話鼓勵她一下?!?/p>

  這位阿姨是大學退休教師,年事已高,無法跨上高高的舞臺。

  胡歌索性直接跳上去,半跪半趴在地上為她簽字。

  他在書的扉頁上,認真的寫下了這句:

  “人生是一場難得的修行,不要輕易交白卷?!?/p>

  阿姨對胡歌的舉動也沒有想到,激動的哭了出來。

  在現在的娛樂圈,哪個藝人不是被團隊保護得好好的。

  出門前后保鏢簇擁,恨不得里外里圍上好幾層。

  招手看心情,簽名不方便,合影沒時間。

  可胡歌一點架子也沒有,離場的時候,還細心躬身為老奶奶拿走身前的障礙物。

  人設是可以裝的,但修養沒法裝。

  2016年金鷹節,胡歌憑借《瑯琊榜》捧杯金鷹獎。

  那年他的成績和口碑有目共睹,拿這個獎可謂實至名歸。

  可他領獎臺之前,特意走到了“老戲骨”李雪健老師面前。

  他彎腰感謝,湊近老師,謙卑的說:

  “受之有愧!”

  李雪健老師感慨地起身和他握手,眼神里充滿欣賞。

  在風云突變的娛樂圈,很多故事都有關虛偽無情。

  但胡歌卻始終謙遜有禮,保持修養。

  無論他是火遍全國,還是事業低谷,他都選擇溫柔地側耳傾聽。

  追尋前輩的足跡,有所成就,也記得致敬。

  他真傻,哪怕是贏的時候,也未嘗傲慢過一次。

  站在臺上發表獲獎感言時,他特別提到:

  “我要感謝林依晨,她對我說過兩句話。

  第一句話,是在我們拍攝《射雕英雄傳》的時候。

  她說:演員演戲是一個探索人性的過程。

  第二句話,她跟我說:她是在用生命演戲。

  這兩句話我會記一輩子。 ”

  臺下的林依晨聽得動容,抹起了眼淚。

  名利場的光鮮亮麗,勾心斗角,番位之爭,越來越被大眾熟知。

  前一秒稱兄道弟生日祝福,下一秒與我無關我不認識。

  但胡歌在登上巔峰的時刻,也記得低谷時陪伴過他的人。

  胡歌真傻,對每一個幫助過他的人都銘記在心。

  回顧他十幾年的演員生涯,大部分人認識他都是從“李逍遙”開始。

  2005年,《仙劍奇俠傳》讓胡歌紅遍了大江南北。

  那時候電視臺輪番播著《仙劍》、廣播臺放著胡歌唱的主題曲。

  可生活充滿戲劇性,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。

  按胡歌的話說:“就像是一條不科學的拋物線?!?/p>

  一年后,8月29日晚,一場慘烈的車禍找上了胡歌。

  有多嚴重呢?

  胡歌回憶:“當時最大的愿望,就是活著?!?/p>

  連著六天的搶救,大大小小的傷口縫了一百多針。

  被送進醫院后,胡歌清楚自己右眼在不停流血。

  當時他覺得自己瞎了,心里在想:

  怎么辦,瞎了怎么演郭靖呢?我還可以演什么角色呢,他就想起梅超風和柯鎮惡。

  從手術室出來,胡歌不想周圍人擔心,一看到別人就說

  “這是我的新造型”。

  少年般的心態,哪怕身處絕境都保持一份傻樂。

  事后車禍原因被揭露,是因為司機小凱疲勞駕駛。

  老板蔡藝儂問胡歌,你還聘請小凱么?

  他說用啊,蔡藝儂說你不怪他?

  胡歌說:“全世界都可以怪他,我不能?!?/p>

  車禍對胡歌打擊最大的,還是助手張冕的離世。

  起初身邊的人都瞞著他,但沒過幾天,胡歌還是知道了真相。

  他激動地狂叫大哭:“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?!?/p>

  蔡藝儂對他說,你不能哭,眼睛縫了不能哭

  他就把頭放很低很低,讓眼淚掉在地上。

  后來,胡歌去了很多趟云南。

  他以張冕的名義,捐贈了好多多所希望小學。

  這次事故對胡歌的演藝生涯,造成了巨大的打擊。

  胡歌遠離屏幕兩年,后來干脆一頭扎進話劇舞臺。

  他每天早上背著包去排練,結束后就安安靜靜地吃盒飯。

  很少有當紅的演員去演話劇的,沒錢,還特別要投入精力時間。

  那時候很多言論都說他不紅了,打算隱退了。

  畢竟明星隕落的故事,是娛樂圈每天都在上演的戲碼。

  他聽到也沒有爭辯,繼續一場一場演下去。

  他把自己藏起來,忍受流言蜚語,他真傻。

  直到2015年,胡歌把這個故事續寫成了另一個版本。

  他成了“梅長蘇”,從痛苦中走了出來。

  “我既然活下來了,就不會白白活著”

  那一年,他出演的《瑯琊榜》和《偽裝者》強勢霸屏。

  第二年,胡歌幾乎橫掃電視獎項。

  涅槃重生,王者歸來。

  回歸巔峰后,關于他的討論空前,熱搜一個接一個。

  片約雪花般紛至沓來,其中不乏大制作,大導演。

  各種訪談、綜藝也是邀約不斷,有人甚至開出了天價片酬。

  但胡歌做出了一個所有人沒想到的決定:

  拒絕邀約,出國留學。

  在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選擇暫停,開玩笑吧。

  朋友得知這個消息,趕緊勸他:

  “你現在這么火,跑去讀書。別傻了,掙錢的時候抓緊掙錢??!”

  胡歌不聽,剪了個寸頭,蓄著胡須,把自己藏了起來。

  胡歌曾在朋友圈寫道:

  “該得的都得了,該受的都受了,難道我不應該把我還給自己嗎?”

  出道這么多年,胡歌一直沒有離開過唐人公司。

  不斷有明星離開了,公司也沒以前那么紅火。

  其他公司給出天價想挖走胡歌,但他還是拒絕了。

  “我出車禍后,公司跟我說:我們不換人,我們就等你?!?/p>

  就為了這句話,他選擇了回報。

  胡歌真的太傻了,拒絕了一次又一次的誘惑。

  他把自己活成了遺世獨立的梅長蘇。 

  除了拍戲,胡歌都在忙些什么呢?

  在37歲生日這天,他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禮物:

  來自全國各地的“綠色江河”的志愿者們,集體送來的生日祝福。

  胡歌一直是個志愿者。

  從不愛上綜藝,不愛炒作的胡歌,每一年都固定消失一段時間。

  放著錢不賺,戲不拍,胡歌干嘛去呢?

  答案是,撿垃圾。

  從2013年開始,胡歌每年都會跟隨志愿者組織到青海撿垃圾。

  他蓄起胡須,戴著帽子,一直沿著公路走。

  連續六年,年年如此,為了環境,也為了找回內心。

  做了也從不說出來,甚至還生怕別人知道一樣。

  這樣的胡歌,不傻嗎?

  《一代宗師》里,宮二說:

  “人有三個階段,見自己,見天地,見眾生?!?/p>

  胡歌經歷過事業的巔峰和低谷,也在生死邊緣迂回過。

  車禍后的人生,他更多是帶著感恩在活。

  “能撿回一條命,老天給我一個恩賜,留在這個世界。

  那一刻我會想,這不應該只是為了再紅一次。

  所以我想再等等,再看看?!?/p>

  從李逍遙到梅長蘇,從翩翩少年到成熟穩重。

  這一等,就是十年。

  前幾年有商業大片,大火IP找到他,但他一直沒有接受。

  他說,既然想要突破和挑戰,那就徹底一點,純粹一點。

  他拒絕了粉絲集資,也拒絕了躺贏的人生。

  如同他所說的:“贏要光彩,輸不丟人?!?/p>

  就像堂吉柯德揮舞著長槍,獨力沖向風車。

  又像孫悟空拾起了金箍棒,一往無前望向天際。

  “大圣,此去欲何?”

  “踏南天,碎凌霄?!?/p>

  “若一去不回…”

  “便一去不回!”

 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@新浪女性(微博)

胡歌偽裝者謙遜

精彩原創

新聞排行榜

原創視頻

公眾號

官方微博

美圖精選

免費試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