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個人終生都需要陪伴

每個人終生都需要陪伴
2021年06月24日 21:33 心之助T

不騙自己,面對真實,才是破解自己的孤獨感的解藥。

  原標題:一輩子不結婚是什么結果?這個回答太戳心!

  作者:盧悅心之助

  咨詢中會我經常要回答兩類問題:

  1、如果我不結婚,會孤獨終老嗎?

  2、如果我離婚,會孤獨終老嗎?

  我說那你來告訴我,是什么讓你那么怕孤獨感?

  她們往往這樣說:

  因為人在獨處的時候,總是能聽到內心深處的聲音,面對更真實的自己。

  它會問你一些你不愿意回答,也無法回答的問題:

  這是你想要的生活嗎?你人生的意義是什么?

  從心理學角度上,孤獨的本質其實就是我們的“存在感”。

  我們有兩種存在:

  一種是“面具自我”的存在;

  一種“真實自我”的存在。

  “面具自我”就像是我們穿的衣服:

  我們要活在這個世界上,必須要有能遮風擋雨的“遮羞布”,這部分自我是用于適應這個世界的。

  但是還有一部分“真實自我”是沒法呈現給外部世界的。

  舉個例子:

  德國歷史上有一個著名的政治人物,因為他的出現,德國才從長期的分裂走向統一。

  他就是被號稱“鐵血宰相”的俾斯麥。

  他一生戎馬生涯,是個出了名的硬漢。卻長期受到失眠的困擾。

  后來有一位醫生治愈了他的失眠,醫生的方法也非常奇特。

  醫生在俾斯麥睡覺的時候,就坐在俾斯麥床邊一語不發,直到他睡著。

  在俾斯麥第二天醒來時,他看到這位醫生仍然安靜的在他床邊。

  反復如此了幾次之后,宰相的睡眠問題就解決了。

  白天俾斯麥的“面具自我”是個“無所畏懼”的強人,到了夜晚,俾斯麥的“真實自我”就像是一個嬰兒,需要媽媽的陪伴。

  有了陪伴,就有了安全感,有了安全感,才可以完全放松,完全放松了,才能入睡。

  有人可能會嘲笑俾斯麥,這么大的人了,怎么還需要有人陪。

  告訴你一個真相,我們每個人終生都需要陪伴。

  我們面對孤獨的力量,也就是和“真實自我”相處的能力,其實就是由這種“陪伴質量”決定的。

  我們有三種陪伴的品質。

  第一種是“在場的陪伴”。

  我們和陪伴者之間是有無形的臍帶的,你必須和我在一個場域里。

  就像是俾斯麥這種陪伴,我必須睜開眼就能看到你。

  第二種是“半在場的陪伴”。

  比如孩子在客廳玩,媽媽在廚房做飯,孩子會玩一會兒就會去找媽媽待會兒,

  因為這個孩子有了一定的“陪伴蓄電能力”,但是這種“充電量”是需要過一段時間補充的。

  第三種是“不在場的陪伴”。

  比如孩子長大了,常年在外奔波,雖然不怎么回家,但卻不會覺得必須要見父母才能緩解孤獨感。

  因為父母是在孩子的心中的。

  我們能否把陪伴者內化到內心深處,決定了我們獨處的品質的。

  為什么很多女人明明知道對方是渣男,但卻死活不能放手?

  其實就是因為她們的“陪伴品質”還停留在“嬰兒最原始”的級別:

  她們沒有“自我陪伴”的能力,一旦和對方產生了連接,就沒法放手。

  為什么很多人總是分分合合,明明知道彼此不合適,但還總是糾纏?

  就是因為她們困在“陪伴”的第二階段:

  她們堅持到一半,就沒法承受那種“好像自己的一部分完全被抽空,被斬斷”的痛苦感;

  所以她們做出分手的決定后又去尋求挽回。

  而只有真正把有質量的陪伴內化到心里,能做到完全的“自我陪伴”的時候才能做到“勇敢愛,果斷分”這樣的境界。

  很多時候,我們會誤以為我們的“面具自我”就是“真實自我”。

  就像是“鐵血宰相”俾斯麥一樣,自以為自己根本不需要感情,我可以長期獨處,或者遇到渣男可以說斷就斷。

  但其實那只能說明你根本不了解自己的“真實自我”在“陪伴品質”上達到什么境地。

  這樣的人往往是心理學所說的“假獨立”。

  她們就是沒有遇到那個讓她可以產生依戀的人,一旦遇到了,“真實自我”跳出來了,她就發現,一切失去了掌控。

  所以,關系從本質上,就是我們面對“真實自我”的一場旅行。

  我們可以加厚“面具自我”的厚度,讓自己徹底忘記自己是一個需要“陪伴”的人;

  也可以學會照顧好“內在小孩”,去學會“自我對話”和“自我安撫”,這樣你才敢于在關系中冒險,敢于在關系中獨立。

  不騙自己,面對真實,才是破解你的孤獨感的解藥。

 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@新浪女性(微博)

陪伴女性情感

精彩原創

新聞排行榜

原創視頻

公眾號

官方微博

美圖精選

免費試用